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钢铁侠中心】旁观 01

劫火:

设定:一个没有部分复仇者的世界。






“发生了什么?谁可以回答一下我们为什么会在这个F**K世界?!”鹰眼克林特对着灰蒙的天空大叫。他的身边,是他的战友,一同打了灭霸的娜塔莎他们。



“我们失败了。”法师王回答他。



“我们准备了那么久,集结了地球剩余力量,还是失败了?”博士班纳不可置信。



“是那束光吗?它击中了我们,我们死了。”黑寡妇娜塔莎分析战斗的最后一幕。



“红铁皮的不在?”火箭浣熊左右环顾,不见一同作战的战友。


因为他的声音,几个人一起找看,发现他们之间,真的没有钢铁侠。



“至尊法师斯特兰奇留下预言——”王把他们注意引来身上,“——钢铁侠托尼·斯塔克是千百万结局里,唯一胜利的希望。”



“铁罐没死!真好啊!希望他可以替我射那紫大个一箭。”克林特再次大叫。



“我看见了,斯塔克也被光击中了。”娜塔莎注视王,从他刚才的话及神态,还隐藏有秘密。



“可这里没有钢铁侠。”美国队长史蒂夫再次观察四周确认。


索尔没有说话,他的沉默引来火箭的疑问:“怎么不说话了?”


王与索尔目光对了一下,得到对方眼中的确定。


“吾用战斧的力量把吾友传送回去了,那是阿斯加德最有能量的武器,可以保护他安全。”


“战前我给斯塔克下了秘术,如他死去,灵魂会受保护,穿越无数维度回到原点。”


“我想问,为什么是托尼?不是我不相信他,但队长或者索尔你们应该比托尼回去要好。你们也知道托尼的思维,太跳跃了。”班纳疑惑。


索尔摇头,“钢铁之子拥有比吾更强大的力量,他的坚毅胜过队长,他是最出色的战士,任何艰难他都可以克服。”


“他可是在一个破山洞制造出钢铁战甲的人啊,博士。”克林特感叹。


“你们是想斯塔克带着记忆回去,为预防灭霸到来早做准备,是吗?”娜塔莎问。


这次是王摇头,“一切都会回到原点,他不会有过去的任何联系。”


“那不是还会变成这样,他回去做什么?”克林特问。


“去取得胜利,吾友们,就让我们看着他成功吧。”索尔故作轻松。


“看着……”“这里能看到什么?”“我们是在天堂还是地狱啊现在?这灰蒙蒙的,就我们几个。”


回答他们的,是王转手在半空开了一个光圈,光圈另一面,是意气风发向阿富汗军方买方展示杰利科导弹的斯塔克。


‘有人说过,最好的武器一次都不用发射,我认为只发射一次的武器才是好武器……’


“哇哦……现场直播。”


“我们回不去了。”


‘……大家注意了,杰利科导弹。’


三种声音混在一起,犹有兴致或者计算的美国队长、鹰眼、黑寡妇、博士、火箭几个呆愣了。


“吾友们,我很抱歉。”雷神索尔用很抱歉的神色看着他们。






光圈对面播放着托尼·斯塔克交易成功后的回途,吉普车里播放着欢快的音乐。灰蒙世界里,却是一片寂静。


“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索尔。”史蒂夫莫名有些艰难地发问。


“我无法解释,抱歉。”索尔不知道怎么把类似天意有感的顿悟传达给他们。


“为了胜利,一些牺牲是必要的。”王用‘大家都是过来人,不要明说’的眼神看着他们。







爆炸声起。



“嗷啊——爆炸了!”没参与人类纠结的火箭看见光圈对面突发情况而大叫。


“神盾4级特工以上可了解的‘钢铁侠诞生’事件。”娜塔莎压下从开始就有的种种疑问及恐慌,淡定与火箭讲解斯塔克将会发生的事。


“铁罐在阿富汗失踪的三个月,弗瑞可费了不少精力去寻找,找到他时,正巧撞上他走出山洞,菲利斯可是从那场爆炸里死里逃生。”克林特嘿嘿笑了,他知道娜塔莎的意思。


[这里指复一里,尼克·弗瑞去找美队,给的资料里有马克1图片的钢铁侠资料。]


“弗瑞那家伙,可宝贝着铁罐,小浣熊告诉你,神盾8级以上特工,都有着铁罐从小到大的所有资料。”


“巴顿!”娜塔莎低喝一声,似在警告。







“……神盾的资料里,有托尼在阿富汗遭遇了什么的资料吗?”班纳隐有愤怒地问。


“不,没……天啊——!”克林特看见了光圈对面,托尼被按头进水里,反复几次要他昏昏沉沉后丢到一张床上。


他们按住了托尼挣扎的手脚,撕开了他的衣服,用锯刀切开了他胸口,放进了一块汽车电池。


寥寥数语,简洁明了书写了托尼·斯塔克的遭遇。可对于他们,却是僵硬的看了好几个钟,那破口大洞血淋淋的刺激他们神经。


被麻醉的托尼在昏迷,看了他遭遇的复仇者在沉默。火箭倒是没有多大的震惊,他的遭遇,比这个铁皮的还要糟糕多,可心中有种莫名的触动要他吸了吸鼻子。


不知何时,复仇者们都坐下了,呆看光圈对面托尼醒来。托尼没有慌张失措自己被绑架,但胸口多的汽车电池着实让他慌了,幸好身边有个人可以陪他说话,与他解说。


史蒂夫难以置信为托尼做手术的,居然是个物理学家而不是个医生,发进他胸口的,不是什么反应堆,而是一块汽车电池。


“他做的手术,没有规整的消毒,托尼能醒来及没有受感染,如他说,是托尼好运。”班纳咬牙,他正在尽力不愤怒。


看得到班纳手臂半绿,娜塔莎去牵了他手,上下抚拍。


‘所以你既无所不有,又一无所有。’


伊森的话让托尼沉默,也让观看的复仇者们沉默。那时候的托尼,可以说是人生赢家,可真正可有的家人,却无一存在。


他们知道阿富汗的三个月是改变了托尼的三个月,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他。现在他们多少有猜出一些,这个人,会是关键。


他们不会渴不会饿,但会睡,陆陆续续的,他们看了三个月的托尼山洞生活,见证了托尼是怎么研发出了马克1,也清楚记得了,托尼被带去审问几次,受刑几次。


三个月里,伊森对于托尼无疑是精神存在一般的角色,他陪伴了托尼三个月,从聊天到帮助研究,伊森是重要的。


而这么重要的伊森,因为给托尼拖延时间,遇险了。






“我要挂他们,射,挂,射,挂……”碎碎念的克林特。在这个灰蒙世界,时间流逝对他们没有感觉,他们的精神无疑是坚韧可敬的。可是要他们看了那么久的同伴受苦直播,没点脾气是不可能的。


史蒂夫和索尔去跑步了,灰蒙世界没有边界,他们不知道跑了几天没有回来了。娜塔莎和班纳也不知道走哪里了不见,火箭浣熊倒是可以睡,连睡几天都没问题。王在打坐,一副超脱状态。


为什么知道时间过了三个月呢,看托尼启动马克1了就知道了。


‘快,我们得走了,跟我走,快点,我们说好的,得按计划来。’托尼慌张担心的神色,他们可从没看过。


‘我就是这么计划的,斯塔克。’


‘你得和你的家人团聚,他们在格米拉。’


‘我的家人都死光了……’看着那张悲痛的脸,伊森安慰他:‘没事的,这就是我想要的,这就是我想要的……’


‘……不要浪费了我救你的命,不要再虚度光阴。’











“在托尼同意签下索科维亚协议前,有一位遇害者母亲和托尼说了一些话。”娜塔莎与班纳回来了。


“我猜,托尼听了她的话。”史蒂夫与索尔也回来了,看了伊森死前与托尼说的,及后来的钢铁侠是如何行事的,史蒂夫哪里不懂托尼是有多认真听进了话。


“不止奥创,托尼心里早就明白,一些东西,是需要管制的。不然他就不会遭遇阿富汗这些事情,他的胸口,也不会被开一个洞。”班纳看着史蒂夫的眼睛,认真问:“参加二战的你,比托尼更早明白吧?”

评论
热度(74)
  1. 春风白茹吃瓜群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