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当时年少春衫薄(all铁/abo)

人物是他们自己的,ooc是我的
有正联神四叉男
妥妥的all铁
借梗于 @向北飞的小燕子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谅解
我这手速……真的尽力了……两篇文的更新,应该都算迟到的生贺了吧……


3

今天是MIT的毕业典礼,此时,教授正站在演讲台上长篇大论,换做是平常早有人在下面悄声聊天,打着哈欠泛着困,亦或是悄悄地跑路了。但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就要毕业了,台下的学生穿着整齐,脸上流露出了不舍与兴奋,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听着教授与校长的发言。

“.…..那么,接下来就是颁发毕业证的时间了。最先上来领取毕业证的四位优秀毕业生,我想大家都很熟悉,我很高兴今天能亲自为他们颁发证书。他们是这所学校罕见的天才,年仅17岁就从MIT毕业,还多次取得了不同的奖项,下面有请他们上台,Bruce·Banner,Reed·Richards,Victor·Von·Doom和Tony·Stark!”

伴随着台下如雷般轰鸣的掌声,Tony他们走上讲台领取属于他们的毕业证。在校长一一向他们表示祝贺后,又转头开始了演讲。Reed和Victor趁这个机会,又开始小声的争论起来,Bruce则在一旁劝阻。而Tony今天却意外的反常,平时最闹腾的他,此时此刻却有些无精打采,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结束了!简直无聊死了。”Victor伸了一个懒腰,顺带将头上的博士帽给取了下来,“大热天还要带这种帽子,真的是有够闷的。”

“就凭你这种态度我真的极度怀疑你是怎么毕业的。”Reed实在是看不惯Victor的这种态度,再一次对他进行了嘲讽。

“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在学习上的你,居然跟我一起毕业,那么不就说明了你的能力比我差,不是么?”Victor朝Reed挑衅地笑了笑。

“你说什么?!”Reed不自觉地开始释放自己的信息素。

“不信的话,我不介意比试一次。”Victor同时也把信息素释放出来,与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开始在空气中交锋。

浓烈带有些灼热感的威士忌与温和清香的檀木碰撞在了一起,像是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一般,几百米开外的人都闻见了这两种气味,纷纷逃走,毕竟谁也不想参与两个Alpha的争斗。

一直在一旁发愣的Tony,现在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经的,即使有作用强大的抑制剂帮助他,但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几十米以外的Omega有可能会被逼到发情,他这种就在跟前的,绝对很危险。

他身体开始产生不适,他的大脑开始发昏,眼前有些模糊。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顺着柠檬茶的气味找到了离自己不远的Banner。他努力挪动步伐,一把抓住了Banner的手,头抵在了Banner的肩膀上。

“.……Tony?”Banner被Tony这么突然的举动有些吓到了。

“Bruce,让,让他们快停下。”Tony有些艰难地吐出一句完整的话。

Bruce经Tony那么一提醒,终于发现时态有些严重了,Tony的气味正慢慢变化为鲜花和小雏菊的香味。这是Tony卸下伪装时的Omega的气味!

“Doom!Richards!快停下!你们这样会使Tony的药失效的!他会暴露的!”

原本打算死扛到底的两人,被Banner那么一喊,终于想起Tony还在身边这件事。来不及多想,立马跟着抱着Tony的Banner冲向了四人的实验室的方向。





“我说真的,你们两个是今天出门没带大脑吗?!”在重新有注射了抑制剂,身体恢复的Tony有些愤怒地看着在自己面前有些心虚的两人。

“Tony,你也别怪他们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人吵起来是什么样子。”Banner在一旁边安抚着Tony,边收拾着装有抑制剂的盒子。

Tony不说话,狠狠地瞪了两个人一眼,便起身开始收拾自己今天要搬走的东西。

Tony这回是真的有些生气了,Victor和Reed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心上人的信息素此时正流露出愤怒的因子。

“但也不能全怪我们呀,换做是平时,你不是早有防备了吗?今天一直都在发呆,所以才会发生这…… Ouch!”

Tony将手中的书砸向了小声嘀咕地Victor,并且正中脑门。为此Reed很是同情地看着捂着脑袋蹲在地上呻吟的Victor。

Tony其实知道今天这件事他是有责任的,他只是不想承认而已。他今天感到很烦躁,所以才会保持一种极其心不在焉的态度。毕业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对于他来说却不是,而且是绝对的!

因为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回到家里做一个“乖乖公子”!他会感到高兴就有鬼了!今天一大早Tony就接到来自Howard的“友好”问候,并通知他,等毕业典礼一结束,就会有人来专门接他回家。Tony本来还想拼死抵抗的,谁料那个老头竟然搬出了Maria。只要是Tony的熟人都知道,Maria是他最大的软肋,他永远不会做有可能让Maria难过的事情。

“Fu*k!”Tony将手中的纸箱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他怎么会那么倒霉,摊上了这样一个心机的养父的!他就应该早一些做好离家出走的准备的!




“Hi, Tony,开心一点,别哭着个脸。”Reed借着身高的优势,揉了揉Tony棕色的毛绒脑袋。这样的举动理所当然的,被Tony一手打开。

“Richards说得对,Tony。只是回家而已,没你想的那么严重。”Banner安慰道。

“你永远不会理解的,Bruce。还有,Victor,把我的手松开!Reed也别想摸我的头!你们两个离我远一点!我可是还没原谅你们的!”

“是是,我的小少爷。”说着,Victor双手举高,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在未经Tony的许可下触碰他的。Tony只是瞥了他一眼,便没再说话。

“少爷,我们该回去了。”司机放下车窗玻璃,对着Tony喊道。

Tony没有回复他,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行动。等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司机,刚准备下车进行劝说,就看见Tony开始缓慢的移动起来,只好又开始耐心的等待。

一点一点的,Tony终于还是移动到了车前,伸手将车门缓慢的拉开。回头,看着目送自己的三个好友,Tony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哭,但还是忍住了。

“Tony。”Victor直视着Tony的双眼,“有什么需要,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们。”

“.…..我才没弱到需要找你们求助的地步,但,好友一场,我还是会考虑经常联系你们的。”Tony有些别扭的扭过自己的头,不去看那三人。

看着Tony的反应,他们只是有些无奈地笑笑,毕竟Tony就是这种性格。

“再见。”Tony说完这一句简单的告别语,便转身上了车。

“圆桌四骑士”随着毕业典礼的落幕,解散了。四人都踏上了自己所选择的道路,至此分别。谁都不知道下一次团聚会是什么时候,即使用电子设备保持联系,那份感觉始终是不一样的。Tony难得的感到了惆怅,他看着各自留下的联系方式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其实希望时间可以再长一点。

此时此刻,他丝毫没有预料到,他所谓的再次相见会来得这么快,而原因,理所当然的,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Tony一直都在研究抑制剂,他可是做梦都想摆脱Howard的约束。虽然谁都不肯帮他,但不代表他就会至此放弃。

回到家中的Tony,趁着Maria和Howard还没回到家的空档。一个箭步,冲回了自己的房间,锁好了房间门,偷偷地从自己的行李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布袋里是一些用试管装着的天蓝色液体。

“希望这个能够成功……”Tony喃喃道。

他小心翼翼地将针管拿了出来,把那液体倒入里面,深吸了一口气,用针头对准自己的右手血管,插入,缓缓将液体推入。

“只要这个抑制剂成功了,”Tony看着逐渐被注入到自己身体里的蓝色药剂,“我就可以没有丝毫顾虑的离开了。”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