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锤铁/霜铁】为了与你相遇 Ⅱ

超喜欢这篇的神兄弟铁!太太超赞!

香蕉巧克力:

⚠️ 锤铁/霜铁、MCU人设、时间轴错乱、私设AU


⚠️ 前期Loki视角。宠妮没毛病。



他们发现男孩没有朋友,当然是指除了他们以外的人类朋友。因虽然男孩整天待在家里与他们玩乐,但有的时候他们会看见男孩躲在房间,坐在窗臺上遥望远方草坪正在嬉闹的孩群。


或许男孩比他们想的还要孤单寂寞,需要有人陪伴说不定。即使有他们、Jarvis的陪伴,男孩可能更渴望所谓的”朋友”,那种能够一同分享悲伤欢乐,做些属于孩子们小恶作剧的朋友。


今天男孩也是待在窗臺上,他跟Thor悄悄地停在门口,从微开的门缝凝视男孩那仿佛在表达孤寂的侧颜。他们默契的挤开门进入房内,跑到男孩的身边,Thor身躯一跃将前肢趴到男孩腿上,伸长头吐舌舔舐男孩圆嫩的脸蛋。


被Thor突如其来冲过来以及举动给吓到的男孩,只是抱着狗儿的头,任由狗儿继续舔弄自己的脸颊留下一大片的口水。


“嘿!汪汪你怎么了?怎么一直舔我哈哈哈,很痒别舔了、哈哈哈!”


老实说,他一直都在担心按照Thor这大型的黄金猎犬不受控的扑上男孩,会不会把男孩压垮。


幸好也只是他多虑了,男孩没这么脆弱。


不同于Thor的粗鲁,他则是轻盈的跃上男孩的大腿,转个圈用头隔着布料磨蹭软软的腹部,在调整个好躺的姿势缩起身子窝在男孩腿上。


似乎了然他们心思的男孩,轻柔地抚摸他们的毛发,”你们在担心我啊,别担心好吗?我也习惯了,只是融入不了他们而已,这没什么。”


这句话看似讲给他们听,但他们都知道这同时也是男孩讲给自己听。用这种方式来说服自己接受不被他人接纳为朋友的事实,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也算是一种逃避的方式。


Jarvis站在与他们玩耍的男孩身边,忽然启口。


“小少爷,收到通知,等会老爷跟夫人就要回来了。”


老实说他们来到这个家也有段时间了,的确还没看过这个家的主人。听闻这栋房子的主人要回来的消息,他们着实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所以在门铃响起时,他们一狗一猫便冲往玄关等待着Jarvis来应门。他与Thor都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男孩父亲的模样,因此忽略站在远处角落偷偷望着门口的男孩。


“所以这就是Anthony坚持带回来的猫狗?”


名为Howard的男人挑眉看着眼前仿佛有学过礼仪的两只动物,”看来牠们比Anthony还要有教养多了。”


这可能是他们来这个家第一次知道男孩的名字。原来叫做Anthony,其实这名字还蛮好记又好听,如果能喊一声试试或许不错。


男孩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小心翼翼的偷看Howard。在听到Howard说自己教养不如汪汪跟喵喵的时候,瘪起嘴,肩膀垮了下去。


“你别总是这样说孩子。”


“Maria妳也别总是这么宠他。”


坐在一旁的被唤为Maria的女人则是无奈的摇头,伸手拍了拍男孩的后背。


“你父亲只是想说这么有教养的动物不多见,你可以放心将他们留下来照顾。”


“我知道,谢谢母亲。”男孩与Maria勾起个甜甜的笑容之后,便迅速的收起。




在Stark夫妇回来后的第三天,男孩一直都闷闷不乐,他们想可能是Howard总叫男孩别总是待在家里跟他们玩,而是应该多出去与其他小孩玩。


这天男孩带着他们出去散步。平时他们也可以自由的进出家,自行出去遛达,但他们果然还是喜欢男孩陪在身边,大概是成习惯了。


他自己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会与中庭的人类要好到黏腻在一起。换做曾经的他,肯定是嗤之以鼻,说区区个蝼蚁有什么资格。


但很显然现在他已经没那种想法了,或许是经历太多遭遇,他也心累了。在心力憔悴的时候有个愿意全心全意爱他与善待他的人出现,他真的没办法不去回爱对方,他也很渴望家的温暖。


如果说Thor是他唯一剩下陪伴在身边的亲人,那么男孩就是他第二个亲人了。男孩给予他舒适温暖的床、美味的饮食,毫无保留的爱。


男孩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裏,也感受得到。所以他非常在乎男孩,而他也知道Thor肯定也如此,谁叫男孩现在除了是他们的小主人也是他们这无聊的动物一生之中的玩伴。


他们分别走在男孩的两侧,配合着男孩两只短短的腿所能踏出的步伐前进,享受迎面而来的微风吹拂及晒得暖洋洋的阳光。


男孩不喜欢给他们牵拉绳,仅仅光是项圈就能让男孩跟Jarvis哭闹好久。他们知道原因的,因为男孩边哭边抱着他们讲他那可爱的小想法。


原来对于男孩来讲他们是他的朋友,所以怎么可以戴象征圈养的项圈。男孩从不把他们当宠物看待,而是陪伴在身边的好朋友,男孩说如果可以希望能一辈子都跟他们在一起。


”如果不戴项圈,要是他们走丢小少爷你会伤心难过,我不希望看到小少爷哭泣的样子。”


经过Jarvis这番苦心劝说,男孩这才勉强妥协。


当然妥协的点是不希望失去他们,可还是不愿意给他们牵拉绳。男孩喜欢与他们在街上、草坪上一起奔跑戏耍,多了条绳子多碍事又难看。


所以他们便不必被拉着绳子出去散步,不过即使拉不拉绳,他们肯定都待在男孩身边不会跑远,即使跑远也会留下其中一个陪着男孩。


他想,或许今天不太适合出外散步玩耍说不定。一直以来都不屑来找男孩讲话的那群孩子,发出难听的笑声,成群结队的靠近他们。


“嘿!Stark家的小少爷带着你那两只蠢狗蠢猫出来散步啊?”其中一位体型较壮硕的孩子用手肘撞了男孩肩膀一下,”怎么不好好用绳子牵着牠们,到时候胡乱伤人可怎么办?”


被撞得趔趄的男孩,想吭声却又被另一个孩子推了一把跌坐在地上,他吃痛的小小哀嚎一声。最后男孩不甘示弱的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块。


伸手指着比自己高了一颗头像似带头的孩子的鼻尖喊道:”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他们不是宠物,是我的朋友!牠们才不会伤害人!”


结果这句话惹来这些孩子的讥笑。


“把动物当朋友?Stark你脑子是摆饰用的吗?动物跟我们不同品种,我们比他们高尚许多了。”


“是吗?我怎么不这么觉得。”


“你说什么?”


“我意思是说,你们还不如汪汪跟喵喵他们。”


“哈哈哈哈哈!大伙你们听,这傻小子取那什么烂名字,听了我都觉得可笑。亏你的小宠物们还能忍受你这样叫唤牠们,真是为牠们感到悲哀。”


男孩紧抓衣服下摆,不甘心的咬着下唇,那双已经蕴含一层水气的棕眸死死地瞪着眼前的人。


等孩子们取笑完满足后,便一哄而散,留下强忍泪水的男孩留在原地,委屈地抽着鼻子。这就是有些小孩恶劣的地方,总爱以欺负他人为乐,甚至从不觉得这行为对他人会造成什么伤害。


他们在男孩脚边磨蹭,试图让男孩不要在意。


发现他们的用意,男孩蹲下身抱住狗儿,把头埋在狗儿的毛发里小幅度蹭着。他在一旁看着男孩娇小的身躯轻轻颤着,肩膀一抽一抽的,他知道男孩此刻正躲在Thor怀里偷偷哭泣。


忍耐许久的泪水,在狗儿的松软毛发里溃堤,男孩像是宣泄般开始发出细小的呜咽声。


男孩被欺负成这样,他怎么也看不过去。


这群毛都还没长齐的蝼蚁,小小年纪就学坏。他决定要给这些臭小鬼一点教训与警告,当然没了魔力的他无法使出魔法对这些小毛头恶作剧,不过他作为一只猫已经算是有能攻击的武器了。


利爪,谁都怕被猫爪抓伤,小孩也不例外。再怎么装凶狠,一旦只要危急到自己的生命,凡是任何人都会感到畏惧,因他们仅是脆弱的人类。


这似乎跟他所想的不太一样。


臭小鬼们像是不怕死的一直对他挑衅,尖锐刺耳的笑声、时不时动粗的手,使他不是很爽。


他以为自己足够让这些死小孩畏惧,结果恰恰相反,他们倒是有十足的把握能整死他。


现在所发生的事要推回十五分钟前。


他决定好要给这群小鬼一个教训之后,便独自离开男孩与Thor的身旁,去寻找臭小鬼们。当他走了有段时间之后终于找到这群小鬼,他们正坐在树荫底下乘凉,他晃悠悠的走向他们。


其中一位小鬼突然发现到他的存在,赶紧推了推坐在旁边的头儿,随即他看见那头儿露出相当难看,用丑得要命来形容都不够的笑容。


他看到那群臭小鬼屁颠屁颠的跑到他面前,绕成一圈把他困在正中间,每个脸上表情就跟刚刚头儿的表情几乎一样。或许都是这么难看,所以在他眼里毫无差别。


“怎么?小猫咪你跟你的小主人走丢了吗?”


用手肘撞过男孩的壮硕小鬼,伸出那让他厌恶的手想碰触他。他当下反应是拱身炸毛,发出警告意味的吼叫声及嘶嘶声,要是那臭小鬼还敢要碰他,他就准备出抓了。


但事事就是不会如你预期而进行,他才摆出攻击人的架势,就被他后方的一个小鬼用力踹了一脚。他有马上反应过来无奈还是没全闪过,角度问题让那只脚直击他的腹部。


他吃痛的在草坪上滚了一圈,接着随之而来的拳打脚踢从上落下。他赶紧伸出利爪开始胡乱的抓,只要有东西砸到他身上他就抓。


让他吃惊的是,这些臭小鬼不但不怕他的抓伤,甚至他的举动让他们更加粗暴的殴打他。


该死,你们是没痛觉吗?他不禁这么想。


依照这些臭小鬼的性格,不把他打到半残是不收手的。他已经收起爪子放弃反击,反倒努力缩紧自己身躯,尽量把受的伤害减到最小。


忽然他听见男孩的声音,他勉强睁开眼睛。


“你们在对喵喵做什么!走开!”男孩从远处跑了过来,一把推开正踩着他的小鬼。


被推了一把踉跄的跌在草坪上,那小鬼愣了愣之后像是恼羞成怒,爬起身朝男孩的脸揍了一拳。


“你要逞英雄救你的宠物?好啊那你就代替牠被我们揍到爽为止。”跟着其他小鬼也纷纷凑过来开始往男孩身上痛殴,多人欺负一人使男孩无力招架,下场也跟他一样被打倒在地抱头承受疼痛。


他想起身去保护男孩,可他全身伤痕累累,四肢都使不上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男孩被围在中间痛苦的缩成一团,乾着急的瞪着这些小鬼。


当那位头儿准备要对男孩做出更残忍的举动时,便被后头慢了許久才追上的狗儿给扑倒在地。狗儿前爪压在小鬼的胸口,凶狠的不停一直吠,只差没把口水喷到小鬼脸上。


噢、或许早就喷上了也说不定。瞧,那小鬼一脸惊恐不已的表情、不断摇摆的头,及嘴里哭喊妈妈的模样,真是可笑至极。


简直标准典型的欺善怕恶,可惜这些小鬼不知道他正是那位代表了邪恶的邪神。


Thor似乎很满意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小鬼哭到丑得要命,才放开对小鬼的钳制。


那头儿一爬起身就屁滚尿流,落荒而逃。其他小鬼见状也跟着逃得不见蹤影,只留下被殴打的满身瘀青是伤的男孩艰难地爬起身,边流着鼻血边小跑步来到他身边,扑通一声跪下。


男孩颤着双手将他抱到怀里,他眯着双眼看见男孩那张可爱的小脸蛋都哭的皱成一团。


“……对不起……喵喵对不起…都是我能力不足,所以才无法保护你。”男孩自责的不断向他道歉,怀抱他的力道不自觉加重几分。


“喵喵别死啊!算了,我不要什么朋友了,我只要你们就够了,拜托快醒醒!别睡!”


看着男孩伤心的模样,他顿时感到胸口隐隐作痛。这种痛不像身体上伤口撕裂所带来的疼痛,而是一种仿佛被刮刀不断刨心脏的痛。


很想回应男孩,让他不要担心,可他眼皮越来越重,怎么也睁不开,身体也很沉重。


他要是可以,实在很想亲口跟男孩说,不需要这么自责把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而他才是要保护男孩的守护者才对,真要道歉的是他。


真的、真的不想再看到男孩哭泣的模样了。




“嘶——”坐在床沿的男孩吃痛的瞪着眼前为自己上药的管家,”Jarvis你就不能轻点吗?很疼啊!”


Jarvis无视男孩的抗议继续将剩下的伤口都涂抹上药膏并贴上创可贴,”要是小少爷您也知道疼就别胡乱打架了,还弄得一身伤回来。”


“老爷跟夫人可是很担心您的。”


“可是……!”


“shhh,您为了保护朋友,我知道的。但请不要让自己受伤,您不疼惜自己,我可疼惜了。”男人视线飘到男孩身旁那隻猫上,接着又将视线转回男孩身上,”而您的朋友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知道自己这次闯祸男孩也不敢再顶嘴,只好委屈巴巴的瘪着嘴垂下头,眼神看向自己身边的喵喵。伸手抚摸上猫的背部,为那隻同样也满身伤刚给Jarvis细心处理过伤口的黑猫顺毛。


他那时候一度以为喵喵有可能会因此而死掉,但好险没有伤很严重,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被他顺着毛的喵喵舒服的眯着眼甩着尾巴。


“喵喵也会担心我吗?”


“喵。”废话。


“哈哈哈怎么总觉得好像能听得懂喵喵在对我说’废话’呢?是不是还要翻我个白眼?”


“喵~”你欠扁是不是?


男孩大笑着整个人以大字型的姿势往后躺上床,翻个身直接钻进被窝。他看见便也跟着来到男孩的枕边找个舒服的位置窝下来,自从某一次他跟Thor离开狗窝猫窝爬上床睡过一次之后,男孩就默许他们上床与他同睡。


Jarvis将医疗箱收拾之后,便起身捻着被角为男孩细心的盖好棉被,确认男孩不会着凉才离开。正准备关掉房内灯火的时候,狗儿从男人脚边窜进房内跃上床,躺上牠一直所待的床尾。


男人无奈的笑了笑,熄掉灯光阖上门扉。


而在门扉整个关闭之前落下一句。


“晚安,小少爷。祝您有个好梦。”

评论(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