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唯有咖啡与甜甜圈不可辜负

太太的赞文

欧美圈的无名氏:

第九章


在知道娜塔莉打算去SI后史蒂夫心脏紧张得快要蹦出来了。


“娜塔莉,这样不太好吧……”


“知道你还……”


剩下的话太伤人了,饶是娜塔莎这样的人也说不出口。


毕竟内战之前,他们之间的气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娜塔莎也觉得史蒂夫是爱上了托尼,只有史蒂夫这个单纯的人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相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史蒂夫也知道但是他只能用沉默来回答。


正在董事长办公室努力批文件的佩珀听到了敲门声抬头喊了声进来。


“董事长,外面有人找您。”


听到这句话,佩珀觉得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谁?”


“复仇者联盟的美国队长和黑寡妇。”


“让他们进来。”


佩珀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冰冷的语气让进来报告的员工听不出她的情绪。但本能地觉得大事不妙,所以员工乖巧的退下去领人。


领到人以后没等佩珀说什么,员工就自觉的退下去了。


沉默在办公室里蔓延,最终还是黑寡妇率先发言。


“你好,好久不见了这次我来是有点事,想拜托你。”


“如果是关于托尼的,那我拒绝。”


“现在的复仇者联盟需要他。”这次先接话的是史蒂夫。


佩珀漫不经心的眯了眯眼,身上的气势瞬间在这个办公室里蔓延开来“你有什么胆子来跟我说句话,当初我可是一直都在反应对托尼钢铁侠的身份。”


“但是……”


“没有但是!谁还记得他曾扛着导弹飞向太空?甚至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回来,但他还是那样义无反顾的去了。他为你们做的已经够多了。你们谁还记得他为了帮你们升级装备让你们的安全有保障几天几夜的在实验室里,但是你却拿着他亲自给你升级的盾牌,狠狠的砸碎了他的反应堆?你想过后果没有?如果不是已经做手术取他胸口的弹片,你觉得他还能活着吗?他为什么那么愤怒?你心里真的没有点数吗!他明明是那么尽心尽力的讨好你们美国队长,你的脸皮还真是美国级的!美队……你保护无辜受害的朋友情有可原,但你不能以伤害一个无辜之人的方式来保护另一个人。”


声音尖利的几乎破音,说的每一句话无不在透露着她的愤怒。


佩珀无法忘记她收到消息后急匆匆的赶到西伯利亚时托尼濒临昏迷时的愤怒。他好像突然之间就长大了好几岁,还有心情对她调侃。


“嗨亲爱的~我这几个月是不是不用去开董事长会议了~我可是伤员哦,你不准虐待伤员。”


之后的几周时间里,他更是一直呆在医院的病房里,每天乖巧安稳的躺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佩珀却宁愿托尼还是以前四处给他惹麻烦的那个麻烦精。


佩珀看着黑寡妇有些茫然表情突然微笑。


“看来你什么都没告诉他们?美国队长,你可真是个懦夫。”


娜塔莉也把目光转向了他身旁的美国队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美国队长居然避开了她的目光。‘史蒂夫心里有鬼’几乎一瞬间,娜塔莉心中就已经确定了。


看着他们,佩珀的心中一片疲惫。觉得托尼太不值了。


“关于他到底做了什么你们回头可以招集一个复仇者联盟的集体会议问问他。听清楚是集体会议。”


回去的路上一片沉默。车里的气氛也很冷凝。


“我回去就会召开集体会议的,你现在可以不说,但是集体会议上的,然后你必须要说清楚。虽然她很生气,但这种事情上不会耍我们。”


史蒂夫在她的注视下几乎是颤抖着点头。


收到集合通知的时候,所有人都来了。但所有人都很疑惑。还是娜塔莉给他们解答了这个问题。听了他们去SI的经历以后,其他人也都很疑惑。一起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首席的史蒂夫。


“我先问,现在人已经到齐了。那么,先开始第一个问题,托尼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史蒂夫忐忑的开口,眼含歉意。


“因为巴基……杀了个托尼的父母”


“所以你为了阻止他在西伯利亚把盾牌插在他的反应堆上?!”尽管娜塔莉已经有所准备,但这个信息还是冲的她头晕目眩。


鹰眼茫然的开口。“等等队长,是我特意叫铁罐儿去西伯利亚救你们的。”


“在西伯利亚泽莫放了一段录像,就是关于冬兵杀了托尼父母的。”


鹰眼也终于明白了。顿时对队长咬牙切齿。班纳的皮肤也开始变绿。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铁罐那家伙身上的远程武器不少。如果你杀了我的父母,我有那种武器的话,我早就已经把你杀了。”


队长羞愧的已经不敢抬头看他的队友了。


“他下来和我们肉搏。”


“队长,你真是活该!他为什么会和你肉搏啊?那家伙的体力差的不行。”


已经瞎掉一只眼的索尔也皱了皱眉头。


“吾友,我觉得这次是你的不对。这么大的事你不应该瞒着他。”


“虽然不想附和我那个愚蠢的哥哥,但蝼蚁,这次真的是你不对。”


“队长,我觉得他们说的没错。”


“我也……”


紧接着,其他人也开始附和索尔的话。


娜塔莎看着队长。


这时突然有人打来电话。


黑寡妇接的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神盾局特工。


“请求支援,西区的变种人兄弟会突然暴动,我们快压不住了。”


“好,我们马上到。”


但赶到地点后,兄弟会却只是和他们打了一会儿便撤了。娜塔莎总觉得这个套路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十分钟前


“您好,x教授。您打电话来是找sir吗?”


电话那头隐约传来了笑声。


“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你也不希望以前的那些战友会来打扰你们吧。我希望你能告诉艾瑞克,让他的兄弟会这段时间捣点乱,不必太大,让他们手忙脚乱就好。”


“好的,我会转告的,但是……”


“没关系,艾瑞克会做的。变种人若想赢得普通人的尊重,必要的威慑是肯定需要的他不会拒绝这个机会的。对了,不要告诉托尼。”


“好,卫星那边我会可以帮忙。”


“看来托尼给你的权限不小啊。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
寡姐:“我们中出了个叛徒。[深沉脸]”


妇联众:“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_(´ཀ`」 ∠)__ ”










抱歉,上周没更新,那是因为刚开学的第一周,事情多的超乎了我的想象。根本没时间码字。

2018-03-20 /  标签 : 贾尼查铁all铁 61
评论
热度(61)
  1. 春风白茹欧美圈的无名氏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的赞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