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星铁】星星坠落时

说真的,我看哭了……

你若敞亮:









*OOC与私设共存/写着玩的请随便看看












“我弄丢了一个人。”


“他是跟着我来宇宙的——虽然这个说法不怎么好,毕竟他也是个年纪不小的成年人了,非要说起来还比我大上十几岁,我不是说他老了,只是,唉,反正你意会一下。他有足够的判断能力为自己负责了,不是被我拐骗的,是心甘情愿的买卖,唉,也不是买卖,就是——”


“就是,就是有点像私奔,你懂吗?”


“我跟他生于同一个星球,地球,你应该能在某些特殊的角度望见她,就是那颗蓝色的小珠子。不过我还混了些某个神族的基因,不太纯种,呃,不太纯种的意思就是混血。有一个混蛋欺骗了我母亲的爱,这个混蛋不是地球人。哦,这是题外话。”


“我想说的是,他是地球上说得上名的天才。地球上人口很多,可不像你这儿,荒野似地,八百米开外只有你一个能说上话的。地球上有几十亿人口,亿又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很好,你概括了我想说的,就是‘很多很多’。”


“总之,我想说的是,他很厉害,他凭一己之力救了地球好几次。”


“他自己造出了一身能上天入地的盔甲,我有幸见过他家的陈列室,那简直是每个男孩子的童年梦想——战甲、机械手、高级方程和算法。他不算强壮,严格来说比我还差些,对,就是这种戳下去还会弹回来的血肉之躯,披着一副人造铁甲,就敢扛着核弹进虫洞了。”


“好的,我尽量早一些说重点,相信你已经对我不厌其烦的注释感到不耐烦了。”


“你对私奔的故事更感兴趣,我知道。”


“人总是八卦的,游魂也一样。”


“……不,朋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知道你来自哪儿,我只是觉得,看起来像人的游魂应该也一样。”






“我刚刚说了,他救了地球好几次,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英雄。虽然我拯救了整个银河系,两次……或是三次——”Quill耸耸肩,露出了一副不值一提的表情,“但在我心里,仍然觉得Tony是最棒的。”


“Tony,他的名字。”他尽量轻飘飘地带过这些信息,也尽量让自己的眼神别黏在鬼魂先生脸上太久。


“我得说我每回做英雄都是误打误撞,可Tony是很认真的,他每回站在最前头、把所有人都挡在身后时,总有一个我在怒吼‘不’——对,那很不酷。要知道当你的男朋友在做英雄,而你却满心儿女情长时,你只会被无视。所以我会把这个我藏起来,忍耐着尽力靠近他。”


“Tony不需要保护,但我的小心脏需要离他近一些。”


“他总是做的比说的多。而且,还是个不怎么肯在嘴上认输的主儿。他年轻时候似乎更狂放——原谅我用这个词,早年影像资料里的他简直让人欲罢不能,穿着一身西服站在镜头最中央,睥睨了国/会的老头子们,扬言要一个人保护世界。酷极了,也辣极了。”


“谁说男人不能用‘辣’形容?好吧,被他知道我又要挨揍。虽然我把他弄丢了,但保不齐他躲在什么地方偷听,所以还是小心一点。”


“我觉得他的前半生简直是开了挂一样顺利,比我有个神神叨叨的生父还酷。”


“我很不想在这里跟一个‘但是’。”


“但是,他们不够珍惜他。”


“我是说,被他保护的人们。”






“Tony只是一个人类。尽管他自夸了一点、厉害了一点,也难以磨灭他是一个人、一个会走下巅峰的人。他比我还大上十几岁,人类的寿命很有限,能活到三位数我就得叫你一声长命的老妖精了。而Tony一直劳心劳力,透支自己的大脑、透支自己的生命,我在很多时候甚至忧心他会早逝。”


“我不希望他跌下巅峰,我希望他体面地走下来,乖乖地卸下重担,然后成天陪我聊一些有的没的。”


“但这就不是Tony了。”


“我也知道,所以我一次都没有提过。”


“可人们让他寒心。他们一面希望他无所不能,一面又给他施以框架。不止他,还有他的那些能力各异的朋友们,他们的强大让人们畏惧。只不过他始终坚持站在最前头,你知道,这无关乎风头,只因为他是最愿担当的那个人。”


“我都忘记这样的Tony是怎么答应陪我私奔的了。”


“我想我一定钻了某些敏感的空子,比如他特别心灰意冷的时候,说了些乱七八糟的话,像是‘我带你去看星星吧’之类的。”


“不是拐骗!这只是情侣之间的小情趣!他对我模棱两可的意图向来一清二楚,往往在我语焉不详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我在打什么鬼主意——”


“好了!两情相悦的出走能算拐骗吗!不能!”






“这是一次很漫长的旅途。我甚至一个狠心把我的朋友们都暂时抛在地球上了,Tony的人会照顾好他们,我相信这点。再来,他们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定能够好好照顾自己。说不定打从我驾驶飞船带Tony离开地球,他们就截了别人的飞船,跟在我后面没完没了地追杀忘恩负义的我。”


“不过我是谁啊?我可是驾驶技术银河系第一的Star Lord,咳,你别笑啊,虽然我也撞过冷山脉,还是在Tony面前,那回还是托了他的福,才把飞船修好。”


“总之两人世界很美好。他陪我睡在乱糟糟的储物室里,起初还不让我抱着,被我坏心眼地取消重力环境后,条件反射像只无尾熊似地抱住了我。唉,他真可爱,口不对心的时候眼神会四处乱瞟,就是不看我。”


“我才不会放过他,他只要不看我,我就吻他。吻眉毛,吻眼窝,吻鼻梁。他被我弄烦了就会恼羞成怒地正视我,然后我就得意地笑。”


“他埋怨我带他来宇宙,却没放他真正看过星星。”


“我告诉他我就是Star Lord,看我就够了。”


“……对,他也骂我大骗子。”


“……你别笑,你揍不了我的。”


纵然鬼魂先生没有实体,Quill还是下意识抬手想接他打过来的拳头。


鬼魂先生穿过了他的手掌,让Quill晃神那里仿佛有体温的存在。






“后来,Rocket最终追上了我们——我是说,被我丢在地球的朋友,他们都不怎么喜欢那里,他们更喜欢……嗯,一些危险的地方和事情。在条条框框颇多的地球,他们也以惹祸为生。”


“只不过他们追上来不是为了追杀我,是,我对此也深感意外。他们上船后先是对坐在副驾驶的Tony好一顿检查,我被拦在外面,Drax挡住了我所有的视线,直到我听见Rocket问Tony,他这样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我当时一点头绪也没有,只是觉得心慌。”


“然后我看见一直被Tony藏在衣袋里的左手,正在慢慢消失。”






“Tony是人类。没有纯人类能在毫无保护措施的条件下,在银河来去自如的。”


“Rocket质问我为什么带他下船,如果仅仅在飞船内活动还不至于引起质变,顶多埋下隐患。我那会儿什么都答不上来,只是愣愣地捧着Tony缺失的左手。”


“他说,是他自己选的。”


“我在启程之前问过Tony,要不要带战甲上船以防万一。我戏说银河可不安定,我可能无法保护他周全。”


“他那会儿笑了,笑得张扬又好看。”


“‘难道我的私奔注定形同逃亡?’”






“后来他消失了。”


“人在宇宙中消失,就会变成没有实体的鬼魂,没有记忆和情感,永远被困在他最后出现的地方。”


“他说他不想被困在我的飞船里。”


“所以我打开舱门,眼睁睁看着他走下去。”


“我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






Quill没有再说下去,鬼魂先生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在Quill眼前晃来晃去的,依旧没能引来任何反应。他气得挥舞着拳头,进行聊胜于无的威胁。过了好半晌,他似乎放弃了,起身离开盘腿坐在乱石上的Quill。


“我问他,”他又忽然开口了,鬼魂先生本来想走得再远些,可又因为想听故事的结尾而忍不住停下了脚步。Quill把手聚在嘴边,冲着有些距离的鬼魂先生喊道——


“星星坠落时,你会怎么做?”






他说他不想被困在我的飞船里,成日看得见我却想不起我是谁,或是重新爱上我又懂不了爱是何物,这是世上最残忍的折磨。


但我也不舍得他一人在宇宙流浪,找一个冰冷的角落死去,在成为鬼魂之前先做了孤独的人。


所以我陪他直到最后一刻,他终于妥协。


他让我在一个小得一眼能望见边际的星球放下他,他让我可以找见他。


只要我想念他。


我几乎日夜想念他。


我几乎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想告诉他,我从来没有弄丢他。






Quill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鬼魂先生看见有一颗闪着光的东西从Quill的眼角坠落,然后融进他的嘴角。


他歪了歪头,心想那就是星星吧。


他想伸手,心念一动就来到了Quill身边,不过也只来得及触到星星的边角,湿漉漉的。


却让他忍不住微笑起来。






我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问他,星星坠落时,你会怎么做?


他那时笑着转过身来反问我,那么你呢?


我闭上了眼睛。






我听见他说,他会伸手接住他。














-fin













2018-02-27 /  标签 : 星铁all铁 161
评论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