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白茹

严重cp洁癖党!别跟我说盾冬!锤基!我只萌all铁 all妮!GGAD,all银时,all三日月,SD,J2,all哈,哈蛋,all新,allnewt……我所认定的受永远不会成攻!
RDJ吹!抖森吹!

当时年少春衫薄(all铁/abo) (2)

人物是他们自己的,ooc是我的
有正联神四叉男
妥妥的all铁
借梗于@向北飞的小燕子 
如果写得不好还请谅解




2

“不,Tony,我是不会帮你的。”Bruce手里拿着电话,边拒绝着电话那头的人,边看着手中的书本。

“Come on!Bruce!不就是弄一点药吗?对于你来说很容易吧!再说了,如果这次实验真的成功了,我就再也不用受到发情期的困扰了!”

“那你说说,你有什么依据你的发明能够确保是百分之百能够成功的?而且以你的性子来说,你肯定不会拿其他人来做这个实验,虽然你们学校就你一个omega,你绝对会用自己来做实验。这种有可能危及你性命的事,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

见电话那头没有出声,Bruce直接将电话挂断,他大概已经猜到对方吃瘪的样子了,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扬了几分。他早就猜到Tony 的目的了,而且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也找过Charles和Oliver了。毕竟Charles的哈佛大学和Oliver在星城的大学比起他所在的哥谭市来说,离MIT可是近的多。他绝对是遭到那两人的拒绝才来找他的。他们三个早就商量好了,如果Tony提出类似的要求,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会答应的。危及Tony安全的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做,毕竟Tony是他们三人从小到大最珍视的人,即使……


Bruce的眼神暗了暗,他将手中的书本合上,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们其实在前不久都拒绝了Howard的订婚请求,对于Tony来说,提前找一个伴侣肯定是再好不过,但以Tony的性格来说,他绝对不会喜欢这种束缚。他们都想让Tony幸福,所以他们最后决定,伴侣这件事由Tony他自己来做决定。

“……谁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呢?”

Bruce靠在沙发椅背上,露出了一抹淡笑,无法从他的神情和语气中知道他此时此刻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坐在那里。





“Damn it!该死的Bruce!我7岁那年就应该和他绝交!”Tony将听筒狠狠地砸会座机上,气愤地在原地打转。


“Tony,你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说这种话了。”Bruce·Banner,十分淡定地在旁边擦拭着自己的眼镜。


“只是对象不同罢了。”Reed·Richards在一旁表示了自己的赞同,同时还纠正了Banner的错误之处。


“说真的,Tony,你就放弃这个实验吧,而且说实话,我们都不会同意你服用这个试验品的。”Victor·Von·Doom,将自己手中的试管放回架子上,敲了敲Tony摆放在实验桌上的设计图纸。

“这个东西怎么看,我都觉得可靠性很低。”

“闭嘴!Victor!你根本不知道发情期来的时候,身为omega的我有多难受!”Tony现在心情很不好,是相当不好。这个平时很会掩盖自己情绪的小少爷,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发这么大的火。



“……Tony,我们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们真的很不放心。”Banner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此时已经把眼镜给戴上了,他用极其诚恳的眼神望着Tony,语气里也是满满的担忧,“你要知道,万一这个药稍有什么差错,就会危及到你的安全问题。你仔细想想,万一这个药没有阻断你的发情期,而是使你的发情期提前,或者是变得更严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会被人发现的,学校也会开除你,而且严重点的可能性是,在我们三个不在的情况下,你极有可能被其他alpha给标记。”



在场的三个alpha是全校唯一知道Tony·Stark这个人是omega的三个人。起因很简单,他们四个人都可以算是MIT大学里绝无仅有的天才。同样是14岁考进MIT,同样是拿过好几个奖和博士学位的人,在科学领域有着同样的爱好。就这样,他们四个在他们当中性格最活泼的Tony的带领之下,组成了大学里一个叫“科学四圆桌天才骑士”的组织。Tony用自己家的财力专门给他们四个买了一个私人实验室和私人公寓。他们就这样一起共事了两年,直到三个月前,Tony在实验室里突然来了发情期,其余三人这才知道,Tony是一个靠抑制剂来伪装自己是alpha的omega。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私人实验室比较偏僻,Tony也在实验室里备用了一些抑制剂,不然的话,早就被人发现了。



“Tony,我知道你想发明这个东西是因为你想摆脱你父亲的束缚。但你也不得不承认,你父亲做的抑制剂已经是最完美的了。”Reed走过去,拍了拍Tony的背,示意他冷静下来,不要再生气了。



“一想到再过一年,我就要回去见那老头,并且乖乖呆在家里我就很不爽。”Tony拉过一个凳子,坐了上去。他用手拖着自己的脑袋,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最近这几年他和Howard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他认为他7岁到10岁那三年真的超级幸福,Howard就像亲生父亲一样宠着他,他想要什么给他什么,他成绩好,Howard也会表扬他,他的生日,Howard也没缺席过,还会花大把的时间陪着他。简直幸福的要死好吗?!那是他一直憧憬的家的温暖。



可是自从抑制剂成功发明后,Howard就返本还原了。不回家,不接电话,对他的事不闻不问,甚至还在他考上大学后,就准备好了各种训练,等他一回家就做好继承公司的准备。他们两父子见面除了吵架,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他简直要被那个老头给逼疯了!他现在巴不得赶紧离家出走,但问题是没有老头给的足够量的抑制剂,他根本走不了。所以他才想在大学三年里,尽快发明出只属于自己的抑制剂,而且要维持时间长的那种。



“你其实还有一条路,”Doom宛如一个优雅的绅士,一步步走向Tony,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弯下腰,与Tony双眼对视,“你可以选择我们三个当中的一个来标记你。”

Tony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一抹微笑。

“你知道吗,Victor,我突然觉得你的这个提议很好。”说着,用左手把一个装着液体的玻璃瓶拿了过来,“不过,我想选择一个愿意被我用硫酸泼的人。”

“.…..那还是算了。”Doom立马离Tony三米远。

Tony表示,谁敢再提这种不着边际的建议,我就用我手中的硫酸泼死谁。






“Victor,你今天的提议是认真的,对吧?”Reed看着在实验台上与Banner争论的Tony,向身边的Doom发问。

“你觉得呢?”Doom没有直接回答Reed的问题,只是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Reed没有回答他,但他的视线一直,没有从Tony身上移开。

“我们三个都是‘一样的人’,不是吗?Reed。”Doom拍了拍Reed的肩膀,走去另一个试验台拿实验材料。

“啧,正是因为跟你一样,所以才让我有些不爽啊。”Reed不满的咂了咂嘴。

评论(10)
热度(70)